扬州漆器厂
扬州漆器厂 代哥为春儿姐面子,答应帮贾庆仁要债,番禺吴斌欠550万

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你的位置:| 扬州漆器厂 > 服务项目 > 扬州漆器厂 代哥为春儿姐面子,答应帮贾庆仁要债,番禺吴斌欠550万

扬州漆器厂 代哥为春儿姐面子,答应帮贾庆仁要债,番禺吴斌欠550万

发布日期:2024-07-06 09:00    点击次数:154

行,代弟,咱们后会有期,常联系。

代哥一摆手往楼下一来,王瑞拉着他直接就回去了,代哥原本说也没那么回事儿,就是说自个商会,挺长时间不回来了,见一面认识认识很正常。

第二天啥事儿没有,来到第三天了,这一大早上代哥电话响了,代哥一看,这号儿咋这么熟悉呢,好像拨过呢,六个二,啪的一接,你哪位?

是加代老弟吧?

是我,你是?

我是贾庆仁,你贾哥。

呀,贾哥,怎么打电话有事儿啊?

代弟,我也听说了,你北京还是说深圳能量相当大了,贾哥呢,他实在是不好意思来,有个不情之请。

贾哥,有话你直说,怎么的了?

贾哥在外边儿他妈有人欠我钱了,这一时之间我要不回来,欠我都有两年多的时间了,两年零八个月了,对面沾点儿社会,你也知道贾哥这人他妈胆儿小,我整不过人家,这实在是没招儿了,我听说你能量挺大的,能不能说帮帮贾哥呀?

代哥一听这事儿吧,挺反感的,也不是说钱多钱少的问题,哪怕说你给我拿钱,有偿的,代哥也不愿意去管这些事儿,因为啥?我他妈跟你认识吗?我跟你熟吗?加吧一起他妈认识不到三天,不到72个小时,代哥挺反感的。

贾哥,你看这个事儿…

代弟,贾哥绝对不让你白忙活,外边一共欠我是550个W,你要多少,你就说句话,老哥不带还口的。

老哥,这不是钱的事儿,你这样儿吧,不行我问问涛哥吧。

你看…

代哥啥意思,问涛哥就证明啥,这事儿我不想管,但是老贾听不明白,代弟,那你看是你问还是我问呢?

我问吧,我打电话。

代弟,我等你电话儿,完之后你回给我。

行行行,好嘞。

代哥他妈搁这儿寻思一寻思,你这啥人呢,我他妈跟你熟吗?张嘴让我给你办事儿啊,拿电话一打,喂,涛哥。

加代呀,怎么的了?

那个贾庆仁你跟他熟吗?

还行吧,到咱们商会有大半年的时间了,没共过什么事儿,但是这个人在广州应该说还挺好的,挺有实力的,怎么得了?

他妈找我办个事儿,意思好像谁欠他钱了,让我帮他要一要,你看我跟他也不是很熟,我寻思问问你。

你这么的,他跟那个李小春儿关系不错,他俩走的挺近的。

跟春儿姐关系好啊?

对,他俩挺好的。

那你这么的,我给春儿姐打电话儿,我问问,完之后就不用你管了。

那行代弟,那你问他吧,完之后这个事你愿意管你就管,不愿意管你就不管,是不是,也不用看谁面子。

行,我知道涛哥,好了。

代哥一听,跟春儿姐关系好,那我就问问,你要是真是这么回事儿的话,代哥肯定得帮,喂,春儿姐,我问一下子,你跟那个贾庆仁关系怎么样儿啊?

你说贾哥啊,我俩关系还行,挺好的。

好到什么程度啊?

哎呀,你这个让姐怎么说呢,就是头两年吧,我俩也认识四五年了,之前搁珠海我投资的时候,我这手里缺了1000多个W,我在他那拿的,但是姐也讲究,花了一个月我就给他了,额外我还多给他拿了50个W,我感觉这人不错,挺好的,怎么的了?

是这样,这个贾庆仁找到我了,说外边儿有人欠他债,意思让我帮他要一要,完之后我这不太明白,我寻问问你,我听涛哥说你俩关系不错。

我俩还行,但是代弟呀,要愿意帮的你就帮,你要不愿意帮就那么地儿,也不用看我面子。

姐,那既然说跟你关系不错,你在我这必须有面子,这个事我必须得管,但是你这样儿姐,你跟他说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才帮他要这个钱,如果不是你这个事儿我根本就不能管。

代弟,你这…

行了,姐,你就这么说吧,完之后这事我看我怎么给他处理一下。

那行代弟,谢谢你了。

谢啥呀,姐,你看咱俩这关系还用这么说吗?

行行行,那好代弟。

这边儿代哥直接把电话回过去了,喂,贾哥,我是加代?

代弟,这个事你看…

是这样,我刚才给春儿姐打电话儿了,我也不知道你俩这种关系,你俩关系挺不错的。

那还说啥了,我跟你春儿姐吧那就是我妹妹,我俩的关系那么老铁了,这么的,回头我给你们叫一起来,咱们一起吃个饭。

不用了,哥,这个事我也是看在我姐的面子上,这事我帮你啊,具体什么事你跟我说说吧。

是这样儿,代弟,在广州就是番禺区,有个叫吴斌的,欠了我550个W,我找他要过几回说啥都不给呀,各种的理由推脱我,还沾点社会,底下兄啥不少,我这实在是要不回来了,欠条儿包括说合同基本上全都有,就是这个钱要不回来,你看这边儿…

那你这样,在广州番禺是吧?

对,番禺区。

我找兄弟给你要,完之后你看这个钱…

代弟,你觉得多少合适?

100个怎么样儿?

那行啊,行,代弟,只要说能要回来,老哥就感谢了。

那你来吧,怎么了?出啥事了?

我现在到你分公司吧,你看着我就知道咋回事了,我让人干了。

行了,你来吧,我看看怎么回事。

好了,哥,好了,电话一撂。

随后夏镇东直接让司机开着车,拉着他奔着河北分公司那就去了。

当时到分公司往老徐办公室一进,老徐是河北分公司一把,当时老徐在那儿坐着,一瞅,说东子呀,怎么了啊?这脑瓜子咋回事啊,还躺西瓜汁呢?

徐哥呀,别提了,老弟他妈让人欺负了,让人熊到家了。

谁熊你了?

老三啊,赵老三熊我了。

谁?赵长俊呢?

对对对,拿五连子上我公司了,五连子棒给我脑瓜干出口子,完了之后叭叭扇我大嘴巴子,还有那个禹作敏,这俩小子联合起来让我给拿五百万,一看我有钱了,这不来熊我来了吗?我惹不起呀,徐哥呀,这个事儿你得帮我出头啊。

老徐一听,我帮你出头,那他妈禹作敏还有这赵老三也不好整啊,这两小子挺驴呀。

那驴不驴的,你捕快你还能怕他吗?他们熊我钱,你说那熊我钱,我能给他吗?徐哥,你说我给他们钱,我不如把这个钱给你了,那多好啊,咱们哥们自己花呗,徐哥你得帮我,你要帮我的话啊,把赵长俊还有禹作敏给收拾了,我给你拿200万行不行?

当时老徐在那儿坐着一听,正常来说啊,要是以禹作敏大哥以前的实力,他他妈敢动?他都不敢动,但是作敏大哥现在真不一样了,保外了,保外就是你应该在里边蹲着,但是现在我有病,身体不好,你可以出来外边待着来了。

此时这老徐也有一个错觉,就感觉作敏大哥不行了,他再一听说他妈夏镇东给他拿200万,这小子也来劲儿了,说行,镇东啊,给我拿200万是不是?

徐哥,你把这事给我办了,我最少给你拿200万。

行了,这个事我接了。

徐哥你真帮我办吗?

我真帮你办。

当时老徐决定后一个电话打出去了,李队呀,你马上召集人手去,出去把那个赵长俊给我带到分公司来。

当时李队一听说领导啊,赵长俊,赵老三呐?

对呀,把赵老三给我整来。

这小子不好整啊。

怎么的不好整?你整不了他呀?你一个捕快,你整不了他吗?

那行领导,那我去,我去。

还有,不光赵长俊,还有把禹作敏也给我带过来。

不是领导吗,那禹作敏你抓他干啥呀?那么大岁数了?禹作敏可不比赵老三呢,他背后有人。

有他妈啥人啊,他现在都什么样了,他他妈都要完犊子了,保外的身份还他妈有人,抓紧去啊,这俩人都给我整来,听没听着?

这队长也没招啊,你能不听上边的话吗?他不想去,他也没招,说领导,行行行,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,我马上办去吧。

好嘞,电话就撂了。

电话撂了之后,这时候赵三哥打完夏镇东开车,往禹作敏大哥大邱庄去了。

河北分公司的这面当时也巧了,下边有一个捕快跟赵三哥关系挺好的,他就知道这个信儿了,说要抓这禹作敏,还有赵老三了,这小子一个电话给赵三哥就打过来了,喂,三哥呀。

哎,怎么的了?小李子。

三哥你在哪呢?

我往大邱庄去呢,咋的了?

三哥呀,你赶紧走吧,分公司要抓你。

要抓我?你们河北分公司啊?

对对对,现在已经集合人了,要抓你还有抓禹作敏,你赶紧走,千万别抓着,抓着不废了吗。

不是抓我干啥呀?扬州漆器厂



>> 扬州漆器厂 中烟香港(06055.HK):何俊华获委任为独立非执行董事..

>> 扬州漆器厂 小李子与托比家人的出游..

>> 扬州漆器厂 观典防务(688287)被立案,股民索赔分析..

>> 扬州漆器厂 Re:Think 2024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小微企业周在成..

>> 扬州漆器厂 热度很高的《我穿成了男主他前妻》,近期超火的细节,引发集体..

>> 扬州漆器厂 不到20分钟售罄!20年期特别国债开售,招行、浙商银行近7..

>> 扬州漆器厂 口碑之作《薄情赘婿》,这个主角简直要封神!..

>> 扬州漆器厂 为消除海外投资人疑虑 韩国金融高官声称支持恢复卖空!..

>> 扬州漆器厂 【调研快报】达安基因接待招商证券等多家机构调研..

>> 扬州漆器厂 肿瘤医生: 不易得癌的人, 大多有4种“特质”, 占一个医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