扬州漆器厂
扬州漆器厂 众人点赞《宰辅重生日常》优质片段好看不狗血!

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你的位置:| 扬州漆器厂 > 服务项目 > 扬州漆器厂 众人点赞《宰辅重生日常》优质片段好看不狗血!

扬州漆器厂 众人点赞《宰辅重生日常》优质片段好看不狗血!

发布日期:2024-06-18 09:02    点击次数:85

第九章 来系马山赏梅

孟雪崖不是前世那个孟雪崖,自然是好极了。

梅少卿迎着风雪下山,头上戴的斗篷帽子被吹落,露出她一头青丝。此时的雪密匝匝地随风飘来,很快在她头上肩上积了一小层,尤其是那些落在斗篷上的,让人分不清是围边的白色绒毛,还是新落在上头的雪花。

孟雪崖紧跟着梅少卿走了几步,听她口中乍然说出这句话,蓦地停住脚步,嘴上却还得风轻云淡地问道:“梅小姐这是何意?”

梅少卿背对着孟雪崖,自然看不到他脸上的神色,听他恍如局外人。对于自己一瞬间的想法,报以讽刺一笑,看来是她多想了。

她重活一世本就是异数,已是上天垂怜教她看清上辈子看不清的人,又给她机会完成上辈子又完成的事。这样巧合之事,怎么可能有第二桩?

而现在眼前这个长史孟雪崖,又怎么可能是上辈子那个孟雪崖?

世间诸事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她这一个小小的意外,就如在一面镜湖中投入颗石子,已牵动整个湖面的变化。她上辈子不曾听过什么观天茶社,也不曾发现温乔与顾惜儿的奸情,更不曾接手许氏女这桩案。

最可笑的是,听风崖上的那个隐士孟雪崖,餐葩饮露,妻梅鹤子,何等风流人物?如今竟浸淫官场,成为上辈子他绝不愿做的那种人。

梅少卿想到这里,神色坚定。

就算真是他,听风崖上也早已割袍断义,再无可能了!

梅少卿脚下速度渐快,眼里只有下山的石阶,和耳边北风的呜咽声。

在风雪的遮挡下,视线极差。忽然从前方窜一个黑影,同梅少卿迎面撞上了。

“啊!”那黑影发出一声惊叫,踉跄了几步,“扑”的一下滑倒在石阶上。

梅少卿被他撞得往后退了一步,堪堪止住退势,脚下又是一滑,整个人向后倒仰。她整颗心快悬到嗓子眼,在快要落地的瞬间,一双手牢牢扶住她的肩膀,才没滚下山去。

她脑海里有瞬间空白,坐在地上长出了口气,庆幸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。

幸好,幸好。

否则一世威名的梅少卿刚活过来,就又要摔死了。

“咳,梅小姐,你压着我了……”忽然听见背后传来一声闷哼,梅少卿才发觉自己背后垫着个人,不是别人,正是跟着她急匆匆下山的孟雪崖。

梅少卿急忙站起来,孟雪崖也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雪,扶着地缓缓站了起来,动作有几分不自然,看来摔得不轻。

“你……”饶是梅少卿铁石心肠,可这人实打实救了自己一次,也不由地消了几分气,“孟长史可还好?”

孟雪崖心里笑了笑,看来这一跤摔得还算值。

他又不是铁骨钢筋,毕竟都是肉做的,疼是真疼,脸上倒不曾表现出来,只勉强露出笑容:“梅小姐无恙便好。”

眼看着梅少卿脸上露出几分不自然来,他又暗忖自己表现得关心太过,不急不慢地补充道:“孟某邀请梅小姐山上来,若让梅小姐受伤,便是孟某的不是了。”

他话音落下,梅少卿的脸色果然恢复正常,向他点了点头道:“多谢孟长史出手相助。”

孟雪崖这才感觉右手手心传来一阵刺痛,默不作声地藏到袖管里,背负着右手轻轻颔首。

说完这句话,梅少卿才得空去看那个撞她的人。那人便没那么幸运了,滚落在下方的石坪上,身上脸上都是水渍,看上去十分狼狈。两人说话时,他正一手扶着石栏,一手扶着自己的腰,艰难地站起来。

梅少卿这才看清,原来是个眉目清秀的小和尚,约摸十二三岁的样子,脖子上挂着一串垂到肚子上的木佛珠,手上的香落得到处都是。

“两位施主是什么人?怎么会到这华盖顶上来?”梅少卿帮忙捡完地上的香柱,整理好递到小和尚手里,却见孟雪崖悠闲地站在一边,与小和尚说着什么,还单手行了个佛礼。

孟雪崖见梅少卿过来,目光在她身上扫过,最终落在小和尚身上,温和地同他道:“我乃皇太女身边的长史,如今接手许御史独女一案,得了主持首肯,方上山来查看。”

小和尚的眼珠子转了转,看向身边的梅少卿,又看了看孟雪崖,微微皱了皱眉头,心中暗道,说是办案,怎么带了个姑娘上山?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不过,他也不愿意多嘴。达官贵人的事情,看到了也就装做没看到,不问、不闻、不议就是。否则的话,便可能引祸上身。

梅少卿上辈子身居高位,什么样的人没见过,一看小和尚的表情,便知道他心里头想的是什么。她不愿与孟雪崖扯上什么关系,却不代表她逢人便要解释清楚。一者她根本不在意这些人的想法,二者有的事情越抹越黑。你越拼命解释,别人越认为你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小和尚听罢,嘴里嘟囔了一句:“两个月前的事了,还能找得到什么证据?”

他声音极低,又在风中,本以为孟雪崖不可能听见,谁知道却教他听了去,还拍了拍他的肩膀。而那位站在孟雪崖身边的身穿暗红色斗篷的姑娘,也不知道究竟听见了没有,一双凤眼直直地审视着他,仿佛洞穿他所有的心思。

阿弥陀佛。小和尚蓦地与梅少卿对上眼,登时心头一颤,连忙在心里念了句佛号稳住心神,右手不由自主地抓住胸前的佛珠。

他刚松了口气,又见那姑娘露出了然的神色,出言问道:“你可是有话要同我们说?”

“没有!没有!”小和尚连忙摇头,再也顶不住那份压力,急匆匆道,“小僧还要上山给祖师们诵经,便不叨唠二位了!此时寺中已备素餐,二位可到禅院里用餐!”

说罢,没等两人回答,快步绕过两人,“噌噌噌”地上了石阶。

小和尚猛提一口气,小跑上山,直到看不到那两人,才停下来双手撑在膝盖上喘着粗气。

那些官员看起来可怕就算了,为什么一个姑娘家也这样吓人!

小和尚一摸背后,大冬天的竟出了一背的冷汗。北风一吹,只觉得透心的凉,冷得他打了一个寒颤。

小和尚顿时缩着一团,两排牙齿“的的”打架。

师父说的果然是对的!他心性不佳,境界尚不足以应付这些人精!看来,以后要加紧修炼才是!

想到这里,他目光更加坚定,又在心里念了句佛号。

梅少卿看着小和尚消失在风雪中,紧了紧自己身上的斗篷,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不流淌了。

刚回头,忽然瞥见孟雪崖含笑凝视着她。与之前的彬彬有礼不同的是,这笑容中多了种戏谑,还有一些其它的不可铭状的情绪。

“孟长史觉得很好笑?”梅少卿的语气冷极了。

孟雪崖意味深长,眼神却亮亮的:“梅小姐吓到他了。”

这世上被她吓到的人多了去了!

梅少卿冷哼一声,丢下孟雪崖兀自下山。

为什么和孟雪崖待在一起,就觉得哪哪不自在?她越是不自在,脸色便越差,到山下的时候,整个人便如同冰人似的,混身放着冷气。

两人的马车还等在山下,孟雪崖那驾是辆单匹马拉的油壁车,车帘是块看不出新旧的蓝布,停在梅少卿那辆三匹骏马拉的大车旁,便相形见绌起来。

到了车旁,梅少卿掀帘子便要上车。

忽然见到一旁的另一辆马车上,有一人揭开了车帘。车帘中钻出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,这个人梅少卿尚有几分印象,是原来的户部尚书何昌,此人与大皇子交往甚密,是他得力的手下之一。

“敢问这位,可是梅侍郎的千金,梅大小姐?”车夫给何昌搬来轿凳,他踩着轿凳下地,朝着梅少卿走了过来。

梅少卿脸色不变,淡淡问道:“您是?”

若是上辈子,梅少卿倒与他打过几次照面,也算作认识。可这辈子她方到京城,与何昌根本没有交集,他却为什么主动上来,与她一个姑娘家的打招呼?

何昌眼角余光扫过梅少卿身后的孟雪崖,却装作看不见他一般,继续与梅少卿搭话:“在下何昌,久闻连老大名,未得一见。今碰巧遇见梅大小姐,如睹连老英姿,一时失态,唐突了!”

梅少卿不欲与他多言,何昌的马车只有驶进来的车辙,车辙旁也没有其他脚印,且上方已经有新的积雪覆盖,便知道他已经来了许久。他是否仰慕她外祖,梅少卿不得而知,只知道他此番问话,不过是投石问路,观察他身后的孟雪崖罢了。

“哟,我一时只顾与梅小姐,不知孟长史也在此地。”果然,何昌向孟雪崖行了个礼,当作赔罪,“孟长史来禅音寺,是祈福呢?还是同我一般,来听觉远大师的禅课呢?”

孟雪崖勾了勾嘴角,还了一礼,道:“我不过追寻他人,来系马山赏梅。”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扬州漆器厂,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!



>> 扬州漆器厂 中烟香港(06055.HK):何俊华获委任为独立非执行董事..

>> 扬州漆器厂 小李子与托比家人的出游..

>> 扬州漆器厂 观典防务(688287)被立案,股民索赔分析..

>> 扬州漆器厂 Re:Think 2024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小微企业周在成..

>> 扬州漆器厂 热度很高的《我穿成了男主他前妻》,近期超火的细节,引发集体..

>> 扬州漆器厂 不到20分钟售罄!20年期特别国债开售,招行、浙商银行近7..

>> 扬州漆器厂 恒生指数低开0.02% 恒生科技指数涨0.06%..

>> 扬州漆器厂 129期赢四海福彩3D预测奖号:和值分析..

>> 扬州漆器厂 滕梓荆:换的只是个配角,叶灵儿:死的只是个护卫,社会没有改..

>> 扬州漆器厂 Re:Think 2024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小微企业周在成..